阮清

读书。写字。
开文不坑,好好做人
黑白灰。

我曾经坐在十三楼的窗沿上,最终没有跳下去,是因为想到,我还没听完Linkin Park的歌呢。

上一次Linkin Park来上海,我妈没有让去演唱会,说还有下次。现在看来,人生中哪有那么多下次。

我的神他走了。
我能活下来,但我该怎么听歌。

评论(1)

热度(9)